爱洒乔迁路——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搬家首日见闻

2017-06-15 09:35 人阅读 来源:未知

爱洒乔迁路

——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搬家首日见闻

南报网讯(记者 马道军 实习生 朱慧敏)今天,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正式搬迁,由玄武区后宰门整体搬迁至江宁区祖堂山。

对于这里的孤儿和工作人员而言,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离开60多年的福利院,搬到新院,开始新的生活。对于社会广大的爱心企业和爱心人士而言,同样充满期待,虽说搬家了,他们还要继续将爱心延续下去。

这么大规模的搬迁是如何进行的?今天一大早,记者参与了福利院首日搬家,记录下他们爱心满满的搬家故事。

爱心搬家:为孩子安全考虑,企业和个人参与多被婉拒

今天早晨6点,搬家公司的工人们正把一张张儿童床小心翼翼搬上卡车。

“等一下,慢点,慢点,不要碰掉床边的标签……”晋树江在一旁指挥着。

晋树江,南京蚂蚁搬家有限公司总经理,早晨6点就来到福利院。他告诉记者,这次福利院搬家,他们准备了10台车,40名工人,计划用3天时间把院里的主要设备物资搬过去。

“按照这样的搬家规模,至少需要8万元的费用,我们只收取了4万元,用于工人的人工费和油费,献爱心是主要的。”晋树江表示。

7点20分,第一台搬家车,载着设备物资上路了。其他车辆,一台台跟进,忙碌而有序。

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介绍,福利院搬迁面临的困难多,任务重,不仅要将办公、业务物品搬走,还要使孤儿安全转移。搬迁前,院里制定了详细的搬迁计划,从物品的清理及搬迁的先后顺序到车辆和人员的配备都制定了详细的方案。

“听说福利院要搬迁,很多爱心企业和爱人人士主动联系,要过来帮助搬迁,我们非常感动。”朱洪说,不过,考虑到孩子的安全,搬迁工作并不是人手越多越好,院里大多婉拒了,最后只选择了江苏城市频道等4家爱心单位参与这次搬迁。

记者了解到,这4家爱心单位将承担这次搬家的全部费用。首日主要搬的是孩子们使用的设备物资。今明两天,主要进行孤儿的搬迁。

公益组织:“福利院搬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当天,10辆爱心搬家车在玄武、江宁两区来回穿梭。院里的工作人员也在忙碌着,认真打包,清点物资。

据了解,儿童福利院现有孤儿773名,其中140多名是在家庭寄养,247名孩子在高淳分院,还有部分重病的孩子已经提前转到医院,本次搬迁涉及孤儿近300名,工作人员300多名,以及各类固定资产物资。

“除了孤儿和工作人员,像美国半边天基金会、春晖博爱基金会、南京市彩虹重症儿童安护中心等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也将跟随我们一起搬到新院。”朱洪强调,这些公益组织一直出资金,出人员,支持孤残儿童工作,他们也是福利院的一份子。

当天,在彩虹楼,美国半边天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谢玲玲(化名)告诉记者,知道当天要搬家,前一天晚上都睡不着,“因为真的舍不得,脑海里全是关于福利院的点点滴滴”。

“在福利院工作好几年了,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福利院搬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说话间,谢玲玲一直抱着孩子。

据了解,2006年起,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先后与美国半边天基金会、春晖博爱基金会合作,分别引进婴幼儿祖母养育、“小姐妹”教育、青少年辅导、类家庭养育及运动小健将等5个项目,引起了“回应式”养育教育新理念,全面培养和提升了孩子生理、心理、情感、语言、运动、社交、社会融合能基本能力。2013年,院里同英国蝴蝶机构合作开展儿童临终关怀项目,后由上海世贸集团资助成立了“南京市彩虹重症儿童安护中心,”对儿童进行临终关怀和舒缓治疗,填补了该院乃至全国的一项空白。

不仅如此,针对新院搬迁,20多家单位和爱心企业认捐了新院的康复机器人等一批康复特教设备,认捐了图书馆、庇护工厂、宣泄室、生活坊等多个康复特教功能室,许多合作组织也加入捐赠行列,涉及金额千万余元。

慈善义工:心系孩子,“我们再辛苦,心里也美滋滋的”

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长期活跃着一个特殊的群体──慈善义工。他们为福利机构的孤残儿童奉献爱心、提供专业化、个性化服务,为院内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

目前,在儿童福利院常年的服务义工团队有4个,成员180多人。对于这次搬迁,他们既不舍又憧憬。“一想起马上要搬新家,服务环境将有更大的改善,我们再辛苦,心里也美滋滋的。”昨天下午,义工段江华在电话中这样说。

段江华,今年55岁,来自儿童福利院的义工团队“爱心妈妈团”,也是这个组织的发起人。

段江华告诉记者,以前,她不管多忙,都要过来陪陪孩子。现在,虽说搬家了,离市区有点远,但她还是会抽出时间,过来陪陪孩子。

搬家了,新院服务工作如何开展?一些义工主动过去踩点,为后续的服务做准备。6月11日,搬家的前一天,义工王爱华带着20多名义工,专门来到新院,熟悉那里情况。“没搬迁之前,我们实行排班制,每人志愿服务半天。现在距离远了,我们每天排班一天,服务的时间不会减少。”

除了在福利院做义工,王爱华还积极为新院筹集物质。让院方引以为傲的上百万的康复机器人,就是王爱华牵头引入的。

“这么多年了,割舍不下这些可怜的孩子。能为他们多做点就多做点。”王爱华说,所有义工有个共同的心愿,“和孩子们在一起,希望他们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就是我们的快乐。”

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社教科副科长金江英感慨地说,像段江华、王爱华这样热心公益的义工,还有很多很多。她们的无私坚守,为那些不幸的孤儿带来了温暖和幸福。

老员工朱宏妹:退休16年仍为孤儿忙新家

孤儿们搬家,也牵动了市儿童福利院众多退休老员工的心,他们纷纷赶来帮忙并拍照留念。

已经退休16年、今年72岁的朱宏妹,则实实在在为孤儿们的新家忙碌起来。

站在记者面前的朱宏妹快人快语、活力十足。她笑称大家都叫她“朱姑娘”,自己也很喜欢这个称呼。

她告诉记者,她1991年来到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工作,2001年退休。退休后,她选择了另一种方式,继续为儿童福利院的孤儿们服务。2006年,半边天基金会与市儿童福利院合作推出“祖母项目”,在社会上招聘一批年长女性,以祖母般的慈爱、科学的方式抚育孤儿。朱宏妹参与进来,先任南京地区项目负责人,直至如今任整个江苏的项目负责人。

市儿童福利院的孤儿们要搬家了,她负责的祖母项目也有大量事务要忙。早在搬迁之前,朱宏妹去了江宁新院七八趟,从房间如何布局、设备如何购置摆布,到新的人员如何招聘与培训、老员工的情绪如何稳定等等,她一一安排妥当。在接受记者采访的不到半小时时间里,朱宏妹就接了5次电话,电话内容均是与福利院新院的安排有关。“今天搬过去的物资我们都是有具体安排的,新院那边的人不是很清楚就来问我。”接电话之余,朱宏妹向记者解释道。

据朱宏妹介绍,新院那边目前0-3岁的孩子有3个房间,3-7岁的孩子有3间教室,后续还会开新的教室和青年活动室,给孩子们营造良好的生活环境。

她向记者介绍她们倡导的“回应式抚育”。“如果孩子哭了,你得通过细致观察,知道孩子为什么哭,是饿了、尿了?还是想要抱一抱?然后采取正确的回应方式。”朱宏妹说,“如果孩子的哭声得不到回应,他感到哭也没用,就可能不再通过哭这种方式表达诉求。那么这个孩子长大后,就可能性格孤僻,对社会、对人都比较冷漠……” 



延伸阅读:

  • 石家庄搬家公司 搬家的知识
  • 天津搬家公司 搬家有什么讲究
  • 搬家搬运行业有乱象?300万网友的痛点,为何搬运帮APP受宠?
  • 北京搬家公司 搬家撒红纸片是什么意思
  • 搬家找“全顺”结果成“万马” 说好280元 却收1220元
  • 搬家中途停送物流加价2000元 东西不要还收仓储费
  • 男子帮女友搬家顺走女友闺蜜钻戒当定情礼物 女友:丢光男人的脸面
  • 三四线现"库存搬家"繁荣:二手房15分钟加50万
  • “蚂蚁搬家”连盗十余工地建材
  • 大连搬家公司 搬家时有什么讲究吗?
  • 上一篇:天津搬家公司 搬家有什么讲究 下一篇:石家庄搬家公司 搬家的知识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我们|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 ©2004-2016 行诚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